高仿包包 > 古驰 > GUCCI为了这位老先生竟然在台湾置产!说服住户、从台南运颜料…GUCCI Art Wall现身台北

GUCCI为了这位老先生竟然在台湾置产!说服住户、从台南运颜料…GUCCI Art Wall现身台北

作者:原单包之家 2020-04-30 05:15

  GUCCI Art Wall是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打破规则的艺术表现,以意想不到的方式「突击街头」,跳脱大众对传统品牌广告的认知,同时也鼓励在地创作者,对艺术的支持令人感动。

  最近逛到永康街金色公园附近,抬头一望有面色彩斑斓的高墙,它隐匿巷弄的公寓墙面,这面墙是GUCCI Art Wall,是台湾的骄傲。

  这不是每个城市想要就可以有,目前也仅在纽约、米兰、伦敦、香港、上海出现,台湾是全球第六、亚洲第三,远比东京、首尔都早;GUCCI台湾团队花费极大苦心向总部申请,做足了所有地理功课,而GUCCI总部先前造访台湾时,也对永康街留下深刻印象,喜爱独特的人文艺术气氛。制作过程更复杂,绘制墙面是大工程,GUCCI花了整整一年时间筹备,尤其这墙面并非广告墙,只是一般民宅,过去从来没人使用,GUCCI还得一一协商住户取得同意。

  

GUCCI为了这位老先生竟然在台湾置产!说服住户、从台南运颜料…GUCCI Art Wall现身台北永康街背后故事让佼哥说给你听

  GUCCI大可数位印刷、或像其他城市以投影绘制,但是GUCCI有勇气,把艺术在地化,选择最费工的方式,特别邀请国宝级电影广告牌师——颜振发师傅北上制作。并非台湾没有新锐艺术家,但这选择更有情感连接,电影看板曾是许多台湾人的共同记忆,几乎已被全面取代,独剩台南全美戏院和几个零星地仍保有这个传统。老师傅必须攀上五层楼高的鹰架,手绘整个墙面,一完工,ELLE就独家邀请到热爱艺术的黄子佼佼哥,抢先访谈颜老师傅,聊聊整个制作过程,两人不同世代、我们却从可爱的对话中,窥见其中的辛劳,透过一层一层堆叠,让GUCCI Art Wall更具文化意义,这不是墙,这是我们的骄傲。

  黄子佼(以下称佼哥):国宝级的颜振发师傅辛苦啰!能够担任这个角色不简单,这是全球很重要的一个计划,师傅厉害!平常师傅都在地面上画电影广告牌,即使画再大都是别人挂上去组装,这次要直接在五层楼高的鹰架上作画,对师傅来讲是很大的考验,有什么困难是我们不知道的呢。

  颜振发(以下称颜师傅):他们搭的鹰架很安全,就比较没有那么怕。比较麻烦的是要爬上爬下,油漆也要搬上搬下,比较费工夫。

  颜师傅:就是「圆」的部份,有两三圈同心圆。在国外都是用投影去画,但是我不用投影,完全靠手工直接画,而且在鹰架上也没办法倒退看到底圆不圆,就要靠经验跟功夫了。

  颜师傅:我全部用手工,因为电影广告牌有立体感,GUCCI图案的困难度在于细节很多、层次很多,不能够一次上色就解决,要一层一层盖上去,画上去之后,颜色也要一直调、一直改,才能尽量画得跟草稿一样。而且我们的油漆是用古早油漆,以前台湾古早时代画庙宇、舞台、电影广告牌都使用这种油漆,最新买不到,必须特别从台南特别运上来。

  佼哥:我知道师傅在创作的过程非常费工,每天一早从6:30就开始画,中间有一段时间必须要休息,为什么。

  颜师傅:对,他们要求很严,色彩都不能偏掉。开始画之前先试画三小幅作品寄到国外去,一直传来传去,不断修正。

  佼哥:这个平面墙看似简单,实际上有一些水泥的凹凸不平,师傅必须克服,不是画得像而已,还要好上加好,把图案的立体感,透过光线的呈现,让艺术墙从早到晚可能都有不同的感受。辛苦你了,师傅是台湾之光,全世界只有六个城市,GUCCI要求高规格标准,但是师傅你没在怕的。

  颜师傅:我画的时候要求很严格,不是像一般人随便画。我刚开始学习画画的时候就很强了。那时候师傅也没教我怎么画,就凭经验跟自己的天份,创造出属于我自己的笔法跟笔触,一般人要学我的笔触,很难。

  佼哥:所以师傅是用独眼龙的方式在画,却可以完成这么大的巨作,而且我看图案有一些细节,像蜜蜂啊等等。

  佼哥:这次师傅画完GUCCI Art Wall有没有觉得很有成就感,跟以前画电影广告牌感觉不一样。

  我觉得台湾职人都非常低调、可爱,但也造成一个矛盾,我们像明星一样吹捧国职人的同时,台湾职人因为个性纯朴,在世界的舞台上就变得太过谦卑、太过神秘了,希望透过GUCCI Art Wall的分享,让更多厉害的台湾职人被国际看见。

  时间:颜振发师傅作品将展至1月初,后续每一季GUCCI都将找不同艺术团队合作,直至2019年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