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仿包包 > 路易威登 > Louis Vuitton早春秀蜕变进行式

Louis Vuitton早春秀蜕变进行式

作者:原单包之家 2020-05-25 23:11

  2015年,Louis Vuitton迎来它的第一场早春秀,幕后功臣便是2014年加入阵容的当红设计师Nicolas Ghesquière。从2015年摩纳哥、2016年加州棕榈泉、2017年巴西里约热内卢、2018年日本京都,2019年的南法,到2020年的纽约,NicolasGhesquière以艺术性与摩登的氛围,一年复一年地带出令人惊艳的早春创意。

  2015年,Louis Vuitton迎来它的第一场早春秀,幕后功臣便是2014年加入阵容的当红设计师Nicolas Ghesquière。从2015年摩纳哥、2016年加州棕榈泉、2017年巴西里约热内卢、2018年日本京都,到2019年的南法,NicolasGhesquière以艺术性与摩登的氛围,一年复一年地带出令人惊艳的早春创意。

  

Louis Vuitton早春秀蜕变进行式

  这是Louis Vuitton的首场早春秀,地点选在蔚蓝海岸的摩纳哥王宫广场内,搭起了一座透视的玻璃屋,展现一场属于奢华旅行启航的时尚风貌。

  女性衣橱中的日常服装该是甚么模样?Nicolas Ghesquière赋予了多样层次的变化。不论是鲜艳明亮的印花、异国风图腾、复古的几何图案等,再搭配上蛇皮、漆皮、蕾丝等丰富材质的拼组,为俐落线条平添截然不同的穿着印象。

  秀场地点选在The Bob and Dolores Hope Estate(鲍伯霍普与桃乐瑞丝霍普私人宅邸),向打造此建筑的现代主义大师John Lautner(约翰劳特纳)致意。此作品于1973年完成,是棕榈泉极具代表性的一大建筑。而此场秀,也开启了日后LouisVuitton早春秀迈向与艺术、建筑之间的高度连接。

  既然来到了加州的棕榈泉,发迹于此的60年代末嬉皮风也理所当然地成为服装秀的设计核心,举凡迷幻风格的印花、长洋装、激光雕刻的皮革,或是上衣拼接的X型皮革装饰,似乎为嬉皮描绘出新气象,一种摩登的崭新诠释。

  这是巴西举办奥运的一年!热中未来主义的Nicolas Ghesquière,特别来到了巴西的尼泰罗伊当代艺术博物馆(Niterói Contemporary Art Museum),这栋由巴西建筑大师OscarNiemeyer打造的作品,有着如飞碟一般的造型,衔接出当代艺术的前卫世界。这场秀也开拓接续而下,早春秀与博物馆的一场场美妙可能。

  既然2016年5月举行的2017早春秀时刻,正是巴西举办奥运的前夕,「运动风」也想当然尔地成为整场秀劲装表现的依据,同时再融入艺术家Helio Oiticica与AldemirMartins的作品,别有看头。举凡运动风材质的网眼布料、不规则的剪裁、鲜艳色块的拼接,再搭配荷叶边的层次运用,重塑亦刚亦柔的风采。

  这是Louis Vuitton早春秀首次浩浩荡荡开拔来到亚洲的日子,更是京都首屈一指的美秀美术馆(Miho Museum)与时尚大秀首次交流的契机。身处在山林中的美秀美术馆由建筑大师贝聿铭建造,成就出这个被《TIME》杂志评为全球十大的建筑。

  深深喜爱日本的Nicolas Ghesquière,以日本武士风格为焦点,相融浮世绘大师Hokusai、黑泽明电影的运镜风格、北野武独特的暴力美学图像,让武士的征战模样与练习前的道服,化作裤装、长衫、晚装等。此外,力邀日本一代鬼才大师KansaiYamamoto(山本宽斋)合作,为配件塑造不凡的图腾与风格。

  首度回到法国的早春秀,来到南法维埃拉地区圣保罗•德旺斯的梅格基金会(The Fondation Marguerite and Aime Maeght),这栋由知名建筑师Josep Lluís Sert设计的现代建筑大作,以纷呈的形式诠释现当代艺术的神韵。

  Louis Vuitton宣布2020早春大秀将选在纽约肯尼迪机场第五航厦(TWA Flight Center)举行,由知名芬兰裔美国建筑师Eero Saarinen设计的航站,曾是电影《神鬼交锋》的拍摄场景,却因航空公司破产而停用数十年,在5月8日登场的LouisVuitton大秀结束后,这座极具未来感设计风格的航站将以酒店形式重新开幕。Nicolas Ghesquière选择了与「旅行」密切相关的航站作为秀场,又会带来怎样的精彩作品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