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仿包包 > 普拉达 > Anne Hathaway是我们的缩影在职场如何做自己

Anne Hathaway是我们的缩影在职场如何做自己

作者:原单包之家 2020-05-26 19:05

  《穿PRADA的恶魔》由安妮夏菲维(Anne Hathaway)饰演的Andy,从身为职场新鲜人的逆来顺受,到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,为我们上了成长的一课。

  说到Anne Hathaway,第一个想到的无非是她在《穿PRADA的恶魔》里,饰演的安德烈亚.安迪.萨克斯(Andrea Andy Sachs)。Andy刚从大学毕业,立志成为一流的新闻工作者,眼前充满许多不确定性,却不影响她对未来的憧憬与渴望。

  Andy刚从大学毕业,立志成为一流的新闻工作者,眼前充满许多不确定性,却不影响她对未来的憧憬与渴望。(《穿PRADA的恶魔》剧照)。

  片头开始,我们看见许多形形色色的女生,唇膏、丝袜、高跟鞋,好整以暇地出门上班;与另一头,有些慌乱的Andy形成对比。甫出社会的Andy,穿不起华美的衣服、搭不起出租车,只能一边咬着面包、一边小跑步赶着搭地铁。

  

Anne Hathaway是我们的缩影在职场如何做自己

  Andy像是我们年轻时候的缩影。不太体面、不怎么光鲜亮丽,却很真实,是不是?(《穿Prada的恶魔》剧照)。

  或许凭着一点新手运,对时尚产业一窍不通的Andy,居然成了总编辑Miranda的第二助理。她以为一切有个好的开始,殊不知,难以想像的压力与磨难向着她,排山倒海而来。对Miranda来说,她什么也不是。那些炙热的火花,几乎被永远做不完的工作扑灭,她觉得自己已经好委屈、好努力,为什么一切却都好像只是原地踏步。或许是二十出头的自尊心,Andy没选择就这样离开,她狠下心也发了狂,要做就要做到最好。后来,她终于在工作上渐入佳境,但也失去好多。Andy很忙很忙,忙到无法和父亲好好吃一顿饭,无法和男友好好处理彼此的关系课题。

  她觉得自己已经好委屈、好努力,为什么一切却都好像只是原地踏步。(《穿PRADA的恶魔》剧照)。

  原以为一切就是这样了。直到有天,Andy看见Miranda的脆弱。Miranda和她说,她要离婚了,一切都为时已晚。Andy看着Miranda,说不出话。她第一次看见Miranda的无助,第一次觉得她看起来好苍老。Miranda不断埋首于工作,某部分可能是为了逃避其他人生课题吧。

  也大概是这个时候,安迪似乎有了点转变。不晓得你记不记得,自己二十几岁时候的眼睛。你知道,那里有一个大大的世界,等着你去闯。你想要做好多事、完成好多梦想,却在时光流转之中,渐渐迷失。

  或许,经过好几年之后,她可以变得像Miranda一样,但这是她想要的人生吗?(《穿PRADA的恶魔》剧照)。

  是的,Andy也享受步步高升的快感,也曾经那么沉浸于目眩神迷的奢华中。她费了许多力气,好不容易爬到那个人人称羡的位子,要放弃谈何容易。

  我们不该努力一辈子,过的却是一个自己不想要的人生。在此之前,你没先试一试,就不会明白心之所向。有时候,你需要经历,才会知道哪里适合你去。那天,她望着Miranda的背影,不知怎的,她心中那束被扑灭许久的火苗,又悄悄燃烧起来。

  这样的头衔,这样的生活型态,她不要了。这是Miranda要的,这是大家要的,可是她通通不要了。

  Andy下了车后,朝着反方向离开,Miranda再回过头,已经看不见她。第一次,换作Miranda被落在了后头。丢掉Miranda来电的手机,再一次,Andy感觉到无比自由。

  身为女性,你不是非得成为一个在职场上呼风唤雨的「女强人」,才能够真正自由。这是《穿PRADA的恶魔》教会我们的一课,而这件事和女性主义很相似。女性主义的赋权与自我充权(empowerment),即是鼓励女性握有自己的选择,有能力做出自己想要的决定。Andy做错,Miranda也没做错。这个世界,选项不该只有一种,而她们做出不同的选择罢了。女性有权利为自己决定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、过什么样人生。重点是,这个社会的氛围与体制,是否足够让女性自在选择,而不受其身份、标签与头衔限制。

  我们鼓励女性爱自己、成为自己,于此同时,我们需要一个性别友善的氛围。女性主义,要求的是平权与平等,仅此而已。当你终于有勇气做回自己,或许你也能像片中觉醒的Anne Hathaway一样,帅气地落下那句话。

  【本文经授权转载自「女人迷」,原文:【独立系女子】《穿着PRADA的恶魔》安海瑟薇:长大不是委屈求全,是有勇气转身离去】。